巴金和冰心的世纪友情

时间:05-30/2018 17:42 | 点击次数:

巴金和冰心的世纪友情

  巴金和冰心生前在一起合影

  为纪念巴金先生诞辰106周年、冰心先生诞辰110周年,由中国现代文学馆、冰心研究会、冰心文学馆联合主办的“巴金、冰心世纪友情展”近日在北京现代文学馆举行。

  在20世纪的中国文坛上,巴金和冰心这两位文学大家对现代文学的发展都做出了巨大贡献,巴金的《家》、《春》、《秋》堪称一个时期时代生活的镜子,巴金是代表了“20世纪良知的符号”,是“讲真话”的代表;而冰心清新婉丽的《繁星》、《春水》也影响了一代知识青年,冰心的名言是“有了爱就有了一切”。然而,不为众多读者所知的是,在辛勤耕耘的文学道路上,巴金和冰心还因文学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本次展览以大量的图片、手稿手迹、书籍版本、信函等实物,展示巴金与冰心一个世纪的友情与交往,展示他们令人敬重的精神风貌和人格魅力。

  展览中首次公开展出的极为珍贵的“冰心致巴金”和“巴金致冰心”的手书信件各20函,成为展览的亮点。他们最后一次通信是1997年,冰心写道:“巴金老弟:我想念你,多保重!”巴金回信说:“冰心大姊:我也很想念您!”一句简短的问候,凝聚了浓浓的情谊。书信是巴金与冰心联系的重要方式。目前所能搜集到的通信,冰心致巴金为75件,巴金致冰心的信为51件,他们都十分珍惜这些通信,对于巴金的每一封来信,冰心都仔细地阅读,并且用一个精致的蓝色锦盒珍藏。他们的合影照片大多是在出访时留下的。新中国成立后,巴金与冰心同团出国访问达5次之多。访问的旅途中相处的时间长,彼此了解得越来越多,友谊也越来越深厚。

  巴金与冰心有着60余年的交往与友情。早年巴金就从冰心的小诗中得到温暖和安慰,他曾说:“从她的作品那里我们得到了不少的温暖和安慰。我们知道了爱星、爱海,而且我们从那些亲切而美丽的语句里重温了我们永久失去了的母爱。”上世纪30年代初期,他们在北京相识,冰心第一次见巴金,就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弟弟:“我爱他就像爱自己的亲弟弟一样……他的可佩,就是为人的真诚,他对恋爱和婚姻的态度上的严肃和专一。”上世纪40年代初,巴金为困难中的冰心编辑出版《冰心著作集》,两人从此成为患难中的朋友。此后即使是冰心远在日本期间,两人依旧保持着经常的联系。这段友谊,随着时间的流逝并没有淹没在岁月的长河里,经过历史风雨的洗礼,愈久愈厚,愈久愈香。到了上世纪80年代,他们的友谊有了进一步的深化与升华,一对文学界的老友,成为人生难得的知己。1994年1月3日冰心在巴金画像旁题写赠言:“人生得一知己足已,此际当以同怀视之。”巴金在题字中说:“冰心大姊的存在就是一种巨大的力量,她是一盏明灯,照亮我前面的道路,她比我更乐观。灯亮着,我放心地大步向前。灯亮着,我不会感到孤独。”

  巴金和冰心的一生都有个不变的主题:爱。他们爱祖国,爱人民,爱家乡,爱家人和朋友。在新时期的思想解放运动中,他们冲破阻力,一南一北,遥相呼应,相互理解,相互支持,发表了一篇篇振聋发聩的作品,为反思“文革”、思想解放、推动社会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成为上世纪80年代中国文化的中流砥柱,他们真实的声音,代表了中国知识分子的良知。正如巴金研究会副会长周立民所说:“他们的友谊超出了个人情感,而是表现了中国当代知识分子携手共进、坚守良知、捍卫正义、高扬五四启蒙精神、忧国忧民的博大胸怀和高贵品格。”

  巴金晚年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呼吁建造中国现代文学馆。冰心积极响应,并将自己一生收藏的最珍贵的字画献给了文学馆。同样,冰心的事也就是巴金的事。1992年,冰心研究会在福州成立,巴金同意出任会长,并对冰心文学馆的建设给予大力支持。

  巴金和冰心这段跨越世纪的友情也成为了文坛的一段佳话。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