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明星造假:花5万上热搜前三,负面信息可覆盖

时间:03-28/2019 16:01 | 点击次数:

(原标题:流量明星造假背后:花5万上热搜前三,负面信息可找大号覆盖)

近日,央视曝光,某流量明星发布一条微博获得了一亿次以上的转发,相当于每3名微博用户中就有1人转发,颇为夸张。流量明星造假成为热门话题。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粉丝“花钱打榜”在业内已成常态,有粉丝直言“有五分之三的数据都是买来的”。而针对这一需求产生的水军黑产则已经拥有完整的产业链,“5万元就可以送你上微博热搜榜前三”。

事实上,除了微博热搜,抖音、QQ音乐、虾米音乐等平台上也存在刷流量的现象。有店家表示,“只要你想要上这个榜,我就能给你做上去。”

“刷榜是一种新型的营销模式,但流量造假如果超过了一定限度,有可能触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中的法条。此外,如果在刷榜的过程中,利用木马等侵入他人计算机,或者利用微博应用端口手段,非法盗取或控制其他人的账号进行刷榜活动,则有可能构成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晓薇律师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一味迷信虚假数字,甚至以非法手段刷榜,为了刷流量舍本逐末,艺人不再钻研演技、唱功,靠假流量接拍广告走穴。新兴企业不再创新,靠假数据吸引投资。长此以往,这种行为带来的后果是破坏性的,我国的文化产业将被这些‘虚假流量’严重冲击。”

流量明星造假:花5万上热搜前三,负面信息可覆盖

▲一位刷手的朋友圈截图

  六成数据是买来的?流量明星有专门“打榜群”

“我经常给爱豆(偶像)打榜,我最享受的就是自家爱豆票数升到榜单首位那一刻的感觉。我知道奖杯是我和无数兄弟姐妹们一起投出来的,这很让人兴奋。”谈及为明星打榜投票,多个曾经有过追星经历的粉丝对新京报记者表达了这样的感受。

在北京上学,有过多年追星经历的lemon告诉新京报记者,为偶像花钱打榜、买数据的行为在流量明星的粉丝群中最为普遍。“流量明星需要投票的东西特别多,一般这些明星的粉丝们也很清楚自己粉的就是流量明星,是靠钱和热度砸上去的,流量数据对偶像来讲非常重要,所以多数粉丝也不会拒绝掏钱。越是重要的投票,粉丝们也越会有多砸钱的冲动,让偶像能够有好成绩。这也导致有一些商家和网站愿意赚流量明星的这份热度,搞了越来越多的投票。”

不少粉丝认为,为偶像花钱是很正常的事。在北京工作、曾追过多个明星的王小姐告诉新京报记者,流量明星的粉丝们专门有“氪金打榜群”,她在追不同的偶像时,多多少少都花过钱。“比如我曾经追过当年的一个韩国偶像团体,最近在追一个国内新晋小鲜肉,都花了钱。”被问及最多乐意为偶像花多少钱时,她回答“打榜一般不会花50元以上,但算上买周边、看演唱会等,一般每次追星会花约1000元”。

曾经做过娱乐圈明星助理的莉莉对记者表示,流量明星的粉丝一般都有较为明确的分工。“粉丝群里有专门的打投组,专业负责打投的人士每个人手里都有几十上百个投票号。粉丝们也都乐意花钱,但花钱幅度的多少取决于投票的重要性程度。比如《创造101》的时候争位出道,粉丝们为了偶像能够出道集资几百万的都有。”

在lemon看来,根据粉丝能力的不同,所能支付的资金也不同。但大部分流量明星的粉丝都是不在乎花钱的,在粉丝内部,还会有专门开设的集资通道,“就是为了做数据刷票。”在一些关键打榜时刻,这一通道会面向整个饭圈(粉丝圈子)集资,此时大家愿意掏钱的都会掏钱。而在面对不那么重要的投票以及日常维持热度时,也会有不少粉丝会自发花钱支持,相比之下,老牌艺人的粉丝们花钱的比例就会大大下降。

在微博博主卢诗翰发布的文章中,作者以吴京为标准设置了参考系。知名度上,吴京因近期参演票房冠军影片《流浪地球》成为话题人物,目前吴京的微博转发量平均为2000左右。与吴京相比,经常上微博热门的王思聪的微博平均转发量为3万左右,是吴京的15倍。但不少流量明星微博的平均转发量均在100万以上,达到了吴京的500倍。对此,有不少网友认为这一数据反映不了真实的转发量,属于“病态”。

但在莉莉看来,这正是“粉丝经济”与影视作品口碑经济的区别。“其实粉丝对于自己追的是什么心知肚明。之所以疯狂打榜,就是为了增加所支持明星的单曲销量、杂志销量、代言费用等。而且微博数据好的明星,一般参加商业活动的出场费也会高。虽然一些流量明星的电影票房无法和吴京相比,但在代言上,流量明星背后粉丝们的消费能力大大强于实力派影星的粉丝,这对于广告主来说是非常好的商机。而且流量明星们的粉丝大多有一种‘养成’心态,即‘这个明星是我捧红’的,这之中给人的成就感是老演员所无法给予的,二者不具备可比性。”

莉莉直言,目前投票打榜纸质票的数量很少,大部分是网络投票,在有ID限制的情况下,粉丝们一人只能投一票,竞争力会受到限制,所以很多人选择购买一定数量的ID去进行打投。“我认为目前艺人明面上的打投数据,大概有五分之三是通过这样的操作投出来的。”

武汉大学广告学教授姚曦认为,明星身份具有特殊性,不应仅仅追求商业利益,还应有社会责任的担当。“造假在任何时期都有,流量造假是网络时代的一个特殊产物。现在公众对演艺圈格外关注,然而近期的明星负面舆论却非常多。从偷税漏税,学术不端,到流量造假等等,对社会带来很大负面影响的同时,也会损害明星的群体形象。微博的转发量、粉丝数等在某种情况下也会成为一位艺人身价的考核参数,最终为‘带水’数据买单的将是广告商和消费者。”

“刷手”称手中账号百万,花5万元可上热搜前三

应对粉丝们为偶像打榜的需求,目前市场上已经发展出了稳定的打榜产业链。

2月25日,新京报记者联系到了微博热搜刷手周周(化名)。“实时热搜榜,前三名5万,前五名4.5万,前10名4万,前20名3.5万,前30名3万,前50名2万。按在榜期间的最高排名收费,没上榜的话全额退还。”周周称,可以以八五折的“友情价”收费。

流量明星造假:花5万上热搜前三,负面信息可覆盖

流量明星造假:花5万上热搜前三,负面信息可覆盖

▲记者与刷手聊天记录截屏

在周周的朋友圈中,频繁出现的就是各类打榜刷单业务。“高光榜有需要的联系”、“××人气榜有需要的来”、“投票需要的来”。记者发现,周周的打榜业务涵盖了大部分需要观众参与,有榜单排名的当红热门综艺节目。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