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勃朗逝世350年】伦勃朗与萨斯基亚的爱情故事

时间:01-13/2019 10:58 | 点击次数:

1633年夏天,在订婚三天后,伦勃朗第一次为未婚妻萨斯基亚·凡·优伦堡(Saskia van Uylenburgh)作了一幅画。画中的萨斯基亚头戴一顶宽檐草帽,神采奕奕,嘴角还挂着一弯腼腆的微笑。她的双唇闪闪发光,头发有些蓬乱,眼睛闪耀着智慧与幽默的光芒。她手里拿着一朵花,帽檐上也有同样的花朵点缀,也许是伦勃朗送给她的礼物。很快,萨斯基亚就会与这位天才画家成婚,而作为阿姆斯特丹最声名显赫的艺术家,此时的伦勃朗则静静安坐在桌子一旁,端详着她。

这是六月的一天,他们来到了亨德里克·凡·优伦堡(Hendrick van Uylenburgh)的画廊。他是萨斯基亚的表亲,比她年长不少,也是伦勃朗作品的主要经销商。大部分的时间里,伦勃朗都在这里生活和工作。他早期的不少作品便是在这座位于阿姆斯特尔运河(Amstel canal)旁的四层洋楼里完成的,包括《杜普教授的解剖学课》(The Anatomy Lesson of Dr Tulp)。在该作中,几名身着白色皱领的医学生围绕在一具尸体旁,面色漠然。凭借着这幅画,伦勃朗名利双收。他与萨斯基亚打算在婚后搬离这里,待资金筹措完成,便买下隔壁的奢华豪宅,也就是如今的Jodenbreestraat街4号。在那里,他一遍又一遍为妻子作画,度过了一段痛苦短暂的婚姻时光。

在这些画像中,萨斯基亚有时正在梳妆打扮,有时躺在床上睡得正香;有时她眼神挑逗地望着丈夫,有时也会站在窗前,容光焕发。伦勃朗去世后,人们在他的文件中找到了这些画作,它们就像是一本私人日记。这些画作,连同伦勃朗其他的几百幅蚀版画,都是艺术史上最伟大的瑰宝。2019年被称为“伦勃朗年”,旨在纪念这位天才艺术家逝世350周年,这些作品也将在展览中悉数与世人见面。

伦勃朗于1669年逝世,享年63岁。他的晚年穷困潦倒,前半生的辉煌使得他的殒落显得尤为悲壮。他的作品在荷兰被打上了落伍的标签,与莫扎特一样,死后被葬在了穷人墓园。然而,就在伦勃朗逝世后不久,他的价值再次得到了世人的承认。他对人物面容的刻画,对心理和情绪变化的把握,以及对人物内心种种情感的探索使他被誉为人类面孔最为杰出的记录者。他的作品更是历经时间长河的洗礼,经久不衰。在面对伦勃朗的画作《犹太新娘》时,就连梵高都赞不绝口。他曾经写道,只要能在此画前坐上两个星期,他甚至愿意付出十年的生命:“世上没有任何一种语言能够与伦勃朗的语言相媲美。”

【伦勃朗逝世350年】伦勃朗与萨斯基亚的爱情故事

《犹太新娘》(1658)现藏于荷兰国立博物馆

作为纪念伦勃朗逝世350周年的庆祝活动之一,荷兰国立博物馆(Rijksmuseum)将于今年2月举办展览“所有的伦勃朗”(All the Rembrandts),展品包括伦勃朗的所有版画作品和22幅油画,其中《犹太新娘》作为此次展览最大的亮点之一,无疑能够让艺术爱好者们大饱眼福。该画作描绘了一对幸福的荷兰夫妇,丈夫将手平放在妻子的胸口,她的手则满含深情,轻轻搭在他的手上,整个画面充满了温情与甜蜜。与此同时,海牙莫瑞泰斯皇家美术馆(Mauritshuis in The Hague)将展出伦勃朗另外的18幅油画,包括《杜普教授的解剖学课》。除此之外,他的许多油画、版画和素描作品也将在荷兰其他城市进行展出。作为荷兰最负盛名的画家,伦勃朗的作品寓意深刻,极具独创性。因此,哪怕你对伦勃朗的作品只有一点点兴趣,荷兰都是你今年旅游目的地的最佳选择。从阿姆斯特丹开始,在他的出生地莱顿、代尔夫特、莱瓦顿和海牙都能欣赏到伦勃朗的作品,当然,所有这些城市都可以乘坐快速列车轻松抵达。

但对我而言,所有这些纪念活动都比不上第一个展览那样令人难忘。在莱瓦顿弗里斯博物馆(Fries Museum)举行的“伦勃朗与萨斯基亚”(Rembrandt and Saskia)艺术展,通过大量图像、物品和文字近距离向人们展示了这位天才画家的婚姻生活。1634年,28岁的伦勃朗与萨斯基亚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仅仅8年后,妻子便因病过世,留下了襁褓中的孩子和痛苦万分的丈夫。萨斯基亚的离去给伦勃朗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以至于在随后的几年中他甚至完全放弃了油画创作,而那些洋溢着温情与欢乐的画像,更令伦勃朗的伤痛无以复加。

【伦勃朗逝世350年】伦勃朗与萨斯基亚的爱情故事

《萨斯基亚肖像》(1635年)

莱瓦顿坐落在荷兰北部,是萨斯基亚的故乡。这里拱桥遍地,街道狭窄,景色与阿姆斯特丹并无二致,只不过面积要小得多,仅需半小时便能走完。莱瓦顿市沿运河而建,呈椭圆状分布,明亮的鹅卵石街道随处可见,街道两旁琳琅满目的商店和山墙建筑错落有致,景观怡人。1612年,萨斯基亚就出生在这里,是当时家里最小的孩子。她的父亲荣布塔斯·凡·优伦堡(Rombertus van Uylenburgh)是莱瓦顿(弗里斯兰省首府)的市长,也是一位杰出的律师。荣布塔斯家境殷实,拥有一座名副其实的豪宅,如今,这栋四层洋楼依然保存完好。在那里,我们能看到萨斯基亚的生活轨迹,小桥边的精品店、熙熙攘攘的乳品市场,还有不远处的奶酪称重处(这里的奶酪由驳船出口到全欧洲)都曾留下过她欢快的身影。她的家庭生活也十分忙碌,荣布塔斯不仅是附近弗拉讷克大学(University of Franeker)的创始人,也是总督的好朋友。后者曾经居住的宅邸如今已被改造为酒店,可供年轻夫妇举办婚礼。

在如此优异的家庭背景下,萨斯基亚自小便生活富裕,性格果敢,并且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不幸的是,在她7岁和12岁的时候,萨斯基亚失去了自己的父母,从此便由姐姐抚养长大。尽管如此,她仍然独立勇敢,颇有主见。当一位年长狡猾的弗里斯兰人向她提出求婚时,她明白对方只不过觊觎她的财富,于是果断拒绝了。她一边努力学习一边耐心等待着,她喜欢结交艺术家和知识分子。1633年,萨斯基亚与两位画家朋友一同前往阿姆斯特丹拜访亨德里克,在那之后,这两位画家朋友还与萨斯基亚的独眼叔叔一道出席了她和伦勃朗的婚礼。

萨斯基亚果敢大胆的性格在她对伴侣的选择上便可见一斑。与从小养尊处优的萨斯基亚不同,伦勃朗的父亲是一名磨坊主,伦勃朗从小桀骜不驯,叛逆成性,这在他早期的自画像中便可见端倪。萨斯基亚与伦勃朗邂逅时,他已经完成了那幅令人惊叹的《头发散乱的自画像》(Self-Portrait With Dishevelled Hair,现藏于荷兰国立博物馆),并把它放在工作室里,因此萨斯基亚对他的品性应该已经有所了解。画中的伦勃朗孤身只影,双眼漆黑,好似游荡在夜晚的森林中。他将自己置于黑暗和光明的临界点,一柱光束从背面打来,掠过他光滑的肌肤,点亮了白色的蕾丝衣领——伦勃朗细腻的笔触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将自己的真实面孔藏于阴影之下,让人触不可及。该作布局极为精巧,表象之下暗流涌动,画家将自身容颜隐藏其中,当观者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画中人时,却惊恐地发现,原来他早已在深渊中凝望着自己。

热门排行